返回目錄

《位面破壞神》

第五節 杰克斯派洛

    港口

    蘇重把鮑德溫等人報酬分配完畢,打發他們離開。

    他發現港口周邊巡邏海軍明顯減少。

    難道今天就是伊麗莎白落水的那天?

    正想著,一個小胡子煙熏眼的家伙,左搖右晃,像是一個驕傲的公雞一樣走進港口。

    杰克·斯派洛……

    那風騷的姿勢,讓蘇重忍不住的多看了兩眼。

    好似察覺到什么一般,杰克斯派洛不經意間掃過蘇重。

    腳下步伐微微改變方向,若無其事的走近蘇重。

    好敏銳的觀察力!自己只不過多看了他一眼,竟然會被察覺?

    不愧是縱橫大海的杰克斯派洛船長!

    蘇重站在原地,毫不避諱的打量不斷走近的杰克。

    靈活的步伐,矯健的身影。看似瘋瘋癲癲,實則小心戒備四周。

    他就那么大搖大擺的從蘇重身邊走過。

    然后突然后仰上半身,偏頭惡作劇似的大喝:“下午好!先生!”

    配上臉上那神經質一般的笑容,尋常人還真要嚇一大跳。

    “杰克斯派羅船長,下午好。”蘇重鎮定道。隱約間,掛在腰間的錢袋出現輕微松動。

    這是,要偷自己的錢袋?

    我說怎么直奔著我就跑過來。不是發現我在觀察他,而是被錢袋的叮當響給吸引了!

    果然不愧是大海盜嗎,眼睛總能敏銳的追蹤到錢袋!白瞎了我剛才的一通贊嘆!

    “你認識我?”

    他本想通過突然恫嚇吸引對方注意力,然后不經意間摸走對方那鼓鼓囊囊的錢袋。

    可沒想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

    就算你認識我,該拿你的錢袋還是要拿你的錢袋!

    “這位先生,我們在哪里見過?”他晃動身體,神經兮兮的盯著蘇重。兩根手指卻熟練的解開錢袋繩索。

    “斯派羅先生,如果我把你舉報給駐地海軍,你說我能得到多少賞金。”蘇重似笑非笑,裝作不知道杰克的小動作。

    杰克心頭又是一跳,這家伙果然知道我的身份。

    那你的錢袋就更應該拿過來了!

    “你認錯人了!”輕巧把錢袋送入寬大衣服內袋,杰克斯派羅翹著蘭花指樂顛顛的跑了。

    精神病人歡樂多?

    不過,我的錢袋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蘇重右手翻轉,一個方形小盒子出現在手里。

    我可是混過江湖的,劫富濟貧妙手空空什么的,灑灑水啦。

    方盒子是個指南針,一個不指南的指南針,一個神奇的指南針,一個指向心中所想的指南針!

    啪!蘇重打開盒蓋。

    那么,哪里能獲得本源呢?

    羅盤指針好似陀螺一樣不斷旋轉,完全不知道指向何方。

    或者說,它在指向所有方向?又或者說,它在指向羅盤本身?

    整個位面都充斥著本源,這沒錯。神奇羅盤本身同樣具有本源。這同樣沒錯!

    按耐住立刻吸收掉本源的想法,蘇重轉身看向杰克斯派羅離開的背影。他還需要羅盤引路。

    ……

    完了,完了,怎么會有人認識自己?得趕緊跑!說不定那家伙要去舉報自己。

    不對,那家伙一定會舉報自己。

    誰讓他的錢袋落在我手里了呢?嘿嘿!

    杰克開心的打開錢袋,抓出一把先令,忍不住的吹了個口哨。還真是個大財主。

    這算是意外的收獲。

    他一邊清點錢財,一邊在港口晃蕩,尋找著適合出海的船。

    一艘風帆戰艦吸引住他的目光。

    空無一人的甲板,更讓他眼前一亮。

    至于那兩個呆頭呆腦的守衛,直接被杰克給無視了。

    這不是在給本大爺送船嗎?

    他大搖大擺靠近戰艦,輕易鎮住兩個海軍,順利登船。

    就在他準備忽悠兩個呆頭海軍幫他開船時,噗通一聲落水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上方斷崖,堡壘墻邊人影晃動。顯然有人從那里落水。。

    “趕緊救人!”那么高的地方掉下來,可別直接摔死了!

    “我不會游泳。”兩個海軍無辜的看著杰克。

    你他們是在逗我?不會游泳?不會游泳是怎么當上的海軍?!

    果然還是得靠自己。

    杰克麻利的脫下外套,摘下長劍三角帽,把剛得到的錢袋藏在帽子底部。他走到船邊,準備跳海救人。

    然后他就突然愣在當場。猛然回頭看向兩個海軍抱著的衣服帽子。

    “我的羅盤呢!”他心臟都要漏掉半拍!

    不經意間,他注意到遠處一道身影。

    蘇重舉著羅盤微微一笑。

    狗屎!遇到老手了!

    他梗著脖子就要去找那人算賬。

    蘇重晃了晃羅盤,把手伸向碼頭棧道外,提著羅盤的麻繩系帶,懸垂在水面之上。然后抬起右手指向斷崖下,翻著水花的水面。

    杰克頓時停下腳步。

    是讓羅盤落水,還是自己落水救人?

    如果羅盤落了水,自己肯定也要鉆進水里撈。所以,今天這水是下定啦?

    流年不利!杰克果斷轉身,噗通一聲跳進海里。

    先把人救上來,然后你就等著我去收拾你吧,混球!

    嗡!

    一陣無形波動猛然從水底爆發。淡淡波紋橫掃海面,向著遠處擴散而去。

    阿茲特克金幣!金幣的詛咒!

    還真有這種詭秘力量啊!

    蘇重微微瞇眼。可以狩獵金幣,但要小心詛咒。

    巫女提亞朵瑪,海盜黑胡子,這些人都有詭秘巫術。

    要是能學到手就好了,可以對比一下和誅仙世界的仙法有什么區別。

    他對這些超凡力量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不過,還是先離開為好。這里馬山就要陷入騷亂。”他已經遠遠看到一隊士兵快步跑來。

    海軍遇上海盜,一會兒弄不好就要打起來。

    蘇重甩著羅盤,悠然離開港口。有這個羅盤在,就不怕杰克跑掉。跟著他,才能找到金幣。

    ……

    轟!

    一聲巨響,皇家港寧靜的夜晚瞬間被打破。

    一艘黑帆船沖破海上迷霧,快速靠近皇家港。

    炮火聲中,火焰黑煙重天而起,整個皇家港頓時陷入混亂。

    蘇重盤膝坐在斷崖上,長刀橫放在腿上,他全程目睹了黑珍珠號突破迷霧攻擊皇家港的一幕。

    巴博薩來了!被阿茲特克金幣吸引而來。

    這是最后一枚金幣,是他們解除詛咒的關鍵。

    斷崖對面高地上就是總督府,從那邊的火焰和騷亂可以看出,伊麗莎白恐怕已經被抓走。

    那么,威爾就不能上巴博薩的船了。

    金幣只有一枚,特納家的血脈也就只需要一位。

    伊麗莎白謊稱自己姓特納,這樣暫時可以保住性命。

    但如果威爾也上了船,那兩個人就只能活一個。

    所以,他得看好威爾。

    蘇重長身而起,大踏步下山。

    (本章完)

    http:///txt/8501/

    。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