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影視世界游記》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吞下南方五州

    南宮成一個人回到了大帳中,沉思不語。

    其實,南宮成沒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生氣。戰場之所以膠著到現在,一方面固然是因為利州城內的那只鐵烏龜實在是難以下手,另外一方面何嘗又不是南宮成刻意而為。

    南方五州在沐王的治理下,可謂是與士族共天下,造成了士族勢大的問題。不僅在政治上和經濟上有著特權,坐擁廣袤的土地,更是擁有著大量的私兵,猶如一個個微型的諸侯。哪怕經過云王府的殘酷清洗,可是這些士族仍然各個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從此次南宮成率軍進攻南方五州的情況中就可見一斑,讓南宮成都有些觸目驚心。

    云龍宮不是沐王府,秦云等人也不是那個昏庸的沐王,絕對不容許自己的麾下有著這樣的情況存在,因此這些士族已然成了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秦云倒不怕被人說卸磨殺驢,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之類的,只不過如今還不到馬放南山的境地,天庭虎視眈眈,任何一分力量的削弱都是極大的浪費,因此秦云等人只能盡可能的選擇一些比較委婉的方法。

    于是,南宮成抓住兵權不放,半是威脅半是利誘的將那些士族的目光吸引到利州城下,用利州城的利益引誘。他還借著云家軍的刀不斷地給這些士族身上放血,同時也是在不斷的磨練新兵和將士族私兵的佼佼者收入麾下。

    另外一方面,劉晉元已然派人接收南方五州,趁著士族的注意力被利州城吸引的時候,不斷地減除士族對地方的影響力,將云龍宮的影響拋灑向這片陌生的土地,深植其中。

    與此同時,劉晉元通過謝家等投奔的士族表示希望南方的士族可以換一個環境,也有利身心等等……

    這樣多管齊下,雖然不能徹底的將士族的勢力和影響力從南方五州削除,但卻可以壓制。尤其是只要云龍宮和秦云一直保持著強勢,這些士族也不敢太過于放肆,最多鬧騰一下罷了。

    當然,這些方面大都是劉晉元需要考慮的,南宮成只需要考慮軍事這邊就行。三個月時間的圍城固然有著南方士族一部分的原因,但是更多的還是為了對付云王府這個對手。

    “三個月了,云王府那邊仍然沒有派出援兵,看來確實是放棄了這邊。雖然有些可惜,不過也只能如此,可以收網了。”南宮成敲擊著案幾,沉思道。

    “來人。”南宮成對著帳外喝道。

    “大人。”巫綱走進來恭聲道。

    巫衛成軍后一直被南宮成統領,后來被秦云索性分給南宮成做親衛。畢竟,南宮成的修為還是弱些,有著巫衛護持,秦云也放心一些。

    “傳令下去,明日除了定軍騎外全軍壓上,由明宇負責統領一切的攻城事務。告訴明宇,明日日落之前我要看到利州城上插上云龍旗幟。”南宮成威壓地下令道。

    “諾。”巫綱應了一聲,大步退下。

    吞下南方五州,云龍宮將會有著一個新的發展,同時,這也達到了目前云龍宮的極限。再貪心不足的話容易消化不良,畢竟云龍宮崛起的時間實在是太短,東方九州就讓給大夏皇室了。

    天歷一千一百三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在云龍宮二十萬大軍的猛攻下,堅守了三個月的利州城終于告破,五萬云家軍戰死三萬有余,俘虜一萬有余,另外還有近五千余的云家軍成功突圍,后不知所蹤。其中,除了有著‘鐵云’之稱的云王府名將鐵宗成重傷被俘外,其他云家軍將領共戰死三十余人,力盡重傷被俘七人。

    至始至終,從統帥到士兵,五萬大軍無一人投降,場面極度悲壯慘烈……

    云龍城。

    秦云放下文件,神情中有些感嘆。果然,云王府數百年底蘊,又豈能沒有忠義效死之士。單是一個利州城就如此難以拿下,由此可見趙敏那邊的情況如何的困難。

    畢竟,東方九州可是云王府的大本營,歷代云王都是杰出之輩,數百年經營下來的底蘊遠遠不是沐王和明王之輩所能夠比擬的。要想順利拿下東方九州,恐怕人族內部先要來上一場劇痛不可。

    會不會有些得不償失?秦云不禁有些疑慮。

    秦云無意識的站起身來,慢慢走到窗前,望著窗外的風景。不過他那眼神十分的縹緲,顯然神思早已經飛遠,眼前的景象根本沒有入眼中。

    房間中除了秦云之外,謝道韞也在其中,就在秦云左首邊的案幾上。送予秦云的文件除了一些機密緊要文件之外,其他大部分的文件都是先經過她手在再轉交給秦云。畢竟偌大的一個云龍宮,什么事情都交給秦云,別說全部處理,單是過一遍的時間眼都不夠。

    謝道韞望著秦云,神情有些復雜。如今她來到秦云的身邊已經有不少的時間了,很多事情都瞞不過她,她對秦云的印象也是大有改觀。眼前這人看上去平平無奇,連著這份偌大的基業似乎也是在莫名其妙的折騰中越來越強大。但是他好像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處理好了一切,仿佛是時來天地皆同力,總有點神奇的感覺。

    或許是自己經歷的太少吧!謝道韞心中搖了搖頭,要是換做家主,應該能夠看出其中的究竟。

    打!

    一定要打!

    秦云重重的一揮拳,心思電閃之間已然做了決定。人族本就勢弱,如果還是一團散沙,根本就不堪一擊。只有將所有的人族力量都擰成一股繩,才有著與天庭對抗的資本,否則人族內部之間就亂成了一團,更遑論其他。

    秦云的神思回歸,望著窗外的風景,突然有些控制不住的失笑出聲。或許,也就只有自己在這里傷春悲秋,換做是趙敏絕對不會想這么多,也不會如此的優柔寡斷。

    說到底,自己經歷了那么多,仍然沒有將那顆心打磨的無情,也做不到漠視千萬人的死亡而無動于衷。

    不過,這就是自己,獨一無二的自己!

    。著筆中文網

    http:///txt/64685/

    。_手機版閱讀網址: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