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極品女鬼收容所》

《極品女鬼收容所》正文 第2246章 孫子

    子涵父親聽說子涵不愿意跟他回去,著急了:“你還有什么事要辦呀,難道你還想對付我陳奕霖他們嗎?”

    子涵看向了巫師,用眼神和巫師交流,意思是:你怎么能把這些事情告訴我爸呢?

    巫師笑呵呵的說:“我也是為了你好,為了防止你做錯事釀成大禍,所以我就把事情都告訴了你父親。現在你父親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所以你也沒有必要瞞著他了。”

    聽到巫師這樣說,子涵就知道,該知道的他爸都已經知道了,他說話也就不顧及了。

    他對他爸說:“爸,既然你都已經知道了,那么我也就不瞞你了,我喜歡花精,我想得到花精,花精是先跟我認識的,他怎么能跟別人在一起呢,我不甘心,所以我一定要想方設法讓花精回到我身邊。”

    說著說著子涵情緒有點兒激動,聲音也不由大了起來。

    在子涵父親懷里的豆豆,被嚇著了,哇哇的哭了起來。

    子涵的父親趕緊開始哄豆豆。

    屋里正在休息的婷婷也聽到了豆豆的哭聲,連忙跑出來看豆豆。

    看到豆豆哭了,她趕緊從子涵父親的懷里抱過豆豆,開始哄兒子。

    過一會兒,豆豆不哭了。

    子涵父親就開始訓斥子涵:“都這么大個人了,怎么還不知道個輕重,豆豆現在還這么小,你看看把豆豆嚇的。”

    子涵也挺懊惱,他剛才確實是情緒有點兒失控了。

    只要一談起花精的事情,他就容易失控。

    婷婷把豆豆哄好后,才注意到巫師和子涵的父親兩人。

    他不認識子涵的父親,但是他知道巫師。

    她點燃符紙,就是想讓巫師過來幫忙一起勸勸子涵,不想讓子涵釀下大禍。

    她看到巫師后激動地說:“巫師,你來了。”

    巫師笑著點了點頭,他倆誰也沒有說符紙的事情,他們都不想讓子涵知道巫師是因為婷婷燒了符紙才過來的。

    如果讓子涵知道了,他心里肯定會不高興的。

    看到豆豆不哭了,子涵說:“婷婷,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爸爸,爸爸,這就是婷婷,豆豆的媽媽。”

    婷婷沒有想到跟巫師一起來的這個人會是子涵的父親。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公公,她心里不免有點兒緊張。

    她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子涵的父親。

    如果叫爸,她和子涵還沒有領證兒,也不算是正式的夫妻。

    如果叫叔,她也覺得不合適,畢竟她和子涵已經有了孩子。

    子涵的父親似乎也看出來了婷婷的為難,就笑著對她說:“婷婷,以后就叫爸爸吧。”

    子涵在旁邊皺了皺眉頭,但是什么也沒有說。

    婷婷高興的叫了聲爸。

    子涵的父親非常高興,說:“好好!”

    子涵的父親看到婷婷手腕上并沒有帶著他們家的傳家寶。

    他轉頭望向巫師說:“我讓你帶過來給婷婷的見面禮給他們了嗎?”

    巫師說:“給了。”

    子涵的父親轉頭看向子涵,詢問子涵的意思。

    子涵趕緊說:“爸,婷婷帶孩子不方便,所以她就收了起來,等到孩子大點兒了,她再戴上。”

    子涵并不想讓他父親知道,巫師剛走,他就讓婷婷把手鐲摘了下來。

    在他心目中,婷婷不是他想要的妻子,所以他不想讓婷婷帶上他們家兒媳婦才能帶的那個手鐲。

    他想把那個手鐲留給花精。

    婷婷也沒有拆穿子涵,那樣會讓子涵下不來臺。

    巫師知道子涵在說謊,但是他也并沒有說什么。

    子涵父親相信了子涵的話。

    他還在那兒叮囑婷婷:“婷婷,等以后孩子大了,你就戴上那個手鐲。那是我們家阿專門兒給兒媳婦的。”

    婷婷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其實她心里也點心虛。

    她明明知道子涵心里喜歡的是花精。但是她還是舍不得離開子涵。

    一是因為豆豆,另外就是她是真的愛上了子涵,并不想離開子涵。

    子涵父親并不知道子涵對婷婷說了多少,關于他們世界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也不好當著婷婷的面說。

    他們坐在一起又聊了一會兒,然后子涵和他父親和巫師三個人就去了書房。

    婷婷現在也放心了,既然巫師已經過來了,子涵父親也過來了,那么他們肯定會想辦法阻止子涵,讓子涵繼續錯下去。

    這些天婷婷特別擔心子涵,一方面又要照顧豆豆,一方面又在擔心子涵,所以她這些天也是備受煎熬,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現在,巫師和子涵的父親來了,她終于可以放心的睡個好覺了。

    她抱著豆豆也回了她的房間。

    到了書房后,子涵父親就問子涵:“婷婷對咱們那個世界了解多少?你對她說過樹人世界沒有?”

    “沒有,爸,婷婷并不知道我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我沒有對她說過關于樹人世界的事情。”

    子涵的父親說:“既然你們都已經有了孩子了。有些事情也沒有必要再瞞著婷婷了。”

    “爸,我現在還不想告訴她?”

    “你是不是想著將來和婷婷分開,是不是?”

    “我當時跟婷婷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罷了,我心里愛的始終是花精。等花精回到我身邊后,我就會和花精回到樹人世界去生活。”

    巫師坐在旁邊并沒有插話。

    子涵的父親聽到子涵這樣說,皺起了眉頭,嚴肅的說:“子涵,既然你和婷婷孩子都已經有了,花精都已經跟別人結婚了,你就不要再執念下去了,好好的跟婷婷生活吧!”

    “不,爸,我相信花精肯定會回到我身邊的。”

    “那豆豆怎么辦?讓豆豆跟著婷婷?還是豆豆將來跟著你呀?”

    “豆豆肯定要跟著我生活的。”

    “那豆豆沒有了媽媽豈不是更可憐。難道你忘記了,你從小就沒有媽媽,你經常問我要媽媽的事情了嗎?你想讓豆豆重蹈你的覆轍嗎?”

    子涵陷入了沉默中,他爸說的這些,他都記得。

    他就是因為從小沒有媽媽,再加上他有病,所以性格特別孤僻。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