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璀璨王牌》

第九百二十七章 自己的道路

    比賽結束。

    青道高中眾人,在離開球場,朝著停車場方向走去。

    在觀眾通道里。

    澤村沒有像以往一樣活力十足,反而是很罕見變得十分安靜下來,似是剛剛成宮鳴的投球極大觸動了這位少年一樣。

    降谷曉看似和往常一樣,還是一副呆頭鵝的樣子。

    但是,那明顯變得和往常有些不同的氛圍。

    就足以證明。

    剛剛那場東京王子殿下的投球秀。

    給這一年級雙投帶去了極大的震撼,上一次的訓練賽,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東西來,而這一次的半決賽,降谷和澤村也是真正意義上見識到了當成宮鳴火力全開時候的實力是多么恐怖。

    有些東西的確是看不懂。

    也的確是現階段還算是棒球小白的雙投無法理解的東西,但是,那樣的壓制力,那種的球場統治力。

    身為投手,其感覺是最為清晰和敏銳的。

    只是一個年級的差距。

    卻宛如是天差地別的懸殊。

    一如曾經第一次看到自家茂野前輩的投球場景一樣。

    明明只是比他們大一歲的前輩,卻是有著這么恐怖的實力,正是這樣的一種赤果果展示。

    給雙投內心深處帶去的沖擊是最大的。

    慢悠悠走在前頭的茂野和御幸也是相視一笑。

    “怎么樣?澤村君,那個就是全日本最強左投的投球哦。”

    茂野輕笑著說道。

    “老實說,鳴的投球都已經可以說是一種藝術了,完成度能夠達到鳴那個地步的投手,全國里,就我目前所知,只有一個人能夠比得上,這樣說,你們明白了嗎?”

    旁側的御幸也是笑瞇瞇的說道。

    而那話里話外的意思,在場的三位一年級選手,就算是最單純的雙投,都能夠聽得出來。

    那唯一一個可以和成宮鳴正面掰手腕的投手,自然就是他們青道高中的王牌投手,東京暴君殿下——茂野信了!

    “老實說,現在閉上眼,全部都是成宮前輩的投球場景,同樣都是左投,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夠達到成宮前輩那個地步呢?我雖然能夠看得出來,成宮前輩很強,但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強在哪里。。。”

    澤村搔了搔自己的后腦勺,似是有些苦惱的樣子說道。

    而一旁的降谷,并沒有言語,但是那雙眼里也是閃爍出一抹亮晶晶的光彩。

    “怎么樣,才能夠達到鳴那個家伙的地步是么?”

    茂野似是自問,又似是反問一樣說道。

    “是啊,成宮前輩是和茂野前輩一樣,全國最強的投手對吧?那前輩又是。。。。”

    “那個答案,是要你自己去尋找的,澤村。”

    茂野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看著站在自己身后的澤村榮純,神色淡淡,語氣卻極其認真的說道。

    “茂野前輩?”

    茂野突然表露出來的肅穆和認真語氣,讓身后的澤村微微一怔。

    茂野卻沒有理會澤村那愣住的表情,而是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成長是需要代價的,成長的道路,是要自己去尋找的,不管是你,還是降谷,你們都有自己的特色,都成長為強投的潛力,監督選擇讓你們在這個時候,頂替掉那些二三年級的前輩們加入到一軍里,就是對你們最好的認可,也是最直接的證明,你們要做的就是在這條成長的道路上,付出比常人要多上數倍的努力,時刻堅定自己的棒球信念,去磨礪獨屬于你們自己的武器,總有一天,你們就自然而然會站在這個高度上了。”

    “屬于自己的武器?”

    澤村似是有所悟一般,又好像是沒理解的樣子,低聲說道。

    一旁的降谷也是差不多的表情。

    “哈哈,時間還有很多,你們要走的路還很遠,不用著急,不用著急。”

    看到萌新雙投在苦思冥想的樣子。

    茂野反倒是哈哈大笑說道。

    “那么,一也,這三個小崽子,你就先帶過去咯,反正還有點時間,我就過去一下,馬上就回來。”

    走到觀眾通道的十字叉口處。

    茂野對著御幸擺了擺手。

    然后,在一年級三人組還有愕然的表情中,轉身便是朝著另外一個相反方向踱步走去。

    “那個,茂野前輩這是要去哪里啊?御幸前輩?”

    小湊春市看著茂野離去的方向,輕聲問道。

    “那小子啊?那肯定是去宣戰咯。”

    御幸雙手抱在腦后,眉梢微微一挑,笑吟吟的說道。

    那說出來的話語,更是令一年級三人組面面相覷。

    宣戰?

    宣啥戰?

    向誰宣戰?

    所謂的萌新素質三連,說的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了。

    “撒,我們先走吧。”

    御幸自然是知道茂野去哪里了,也知道茂野去見誰了,自從分別認識這兩個家伙之后,御幸就知道,這兩個家伙的競爭是一輩子的事情,高中,僅僅只是一個起始點。

    他們的未來,是在職業的賽場上。

    這都是屬于他們的道路,也是他們的孽緣,這些東西,自然是沒必要和澤村這些小萌新家伙說的了。

    “哦?是,御幸前輩。”

    雖然沒有搞懂茂野前輩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不過,想不通就沒有必要想,當下三人也是輕聲答道,然后跟著御幸的步伐,朝著球場外側方向踱步走去。

    而另外一邊。

    在御幸帶著一年級三人組離開球場時刻。

    茂野也是稍微加快步伐,來到了三壘側板凳席后方的選手休息室里的場內通道位置處。

    也是茂野剛剛到達時候。

    恰巧從里面走出來的幾道身影,其中那最為鮮明的黃毛身影映入眼簾時刻。

    茂野便是腳步一頓,臉上流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

    “啊?”

    “哦!”

    那彼此對應上的視線,兩人都是流露出了相同,有有些不同的神情。

    “喲,贏下比賽的感覺如何啊,王子殿下?”

    “哼哼,那肯定是很不錯了啊,暴君殿下,話說,你今天沒有登場投球啊,是狀態不好嘛?”

    面前的這道黃毛身影,也就是稻城實業高中的王牌大人——成宮鳴自然是不甘示弱的懟了回來。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氛圍,熟悉的味道。

    那在一旁的其他稻實選手都是見怪不怪的樣子了,特別是卡爾羅斯,白河等人。

    茂野和成宮孽緣。

    這可是兩支隊伍內部里都是公認知道的事情了。

    在場的人里,也僅有另外三名和澤村等人一樣,都是一年級的稻實選手,一臉茫然表情。

    都不懂,為啥青道高中的王牌投手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

    而其中。

    那位在原著里,原田退役后就立馬接任隊伍正捕手位置的一年級小捕手——多田野樹,更是在這一刻,兩樣放光看著面前的茂野信。

    似是想要從里到外的認識一遍茂野的樣子。

    “那么,我們就先走咯,在外面等你啊,鳴。”

    王牌之間的悄悄話。

    反正,原田雅功、卡爾羅斯等人是表示自己不感興趣的。

    小捕手倒是想要留下來,只是看到其他前輩們都走了,也只好放棄自己的念頭,帶著那么點戀戀不舍的表情,跟著原田等人先離開了。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