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第九百五十三章 血門

    韓立還沒有罵完兩句,便覺體內一陣翻江倒海,硫焱血云所化熱力驟然爆發,化為了無數股熱流,瞬間流遍全身各處。

    熱流所過之處,仿佛無數燒紅的尖刀攪動,四肢百骸奇經八脈都是一陣鼓脹,宛如要被活生生撕裂開來一般。

    他面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皮膚卻變得赤紅一片,更暴突起一根根青筋,一個個雞蛋大小的凸起,宛如活物一般在身體表面游走不定,顯得詭異異常。

    韓立臉孔顯出痛苦異常的神情,一粒粒黃豆大汗珠也不停的從額上涌現并流淌而下,身子更是不住發顫。

    不知過了多久,他體內氣血之力被這股熱流影響,沸騰般全力運行,渾身上下已開啟的玄竅,瞬間盡數點亮。

    韓立也算是神志堅強之人,但此時整個人卻顯得有些渾渾噩噩。

    他雖然還尚存一絲靈識,想要設法護住識海,以免真的陷入昏睡,但就在此時,體內天煞鎮獄功頓時自行運轉起來,自行引導著這一股股熱流朝身體各處流去。

    若是韓立此刻清醒的話,就會發現,那些地方正是功法中記載的尚未開啟的一處處玄竅所在!

    “砰”“砰”“砰”

    隨著一連串炸豆子般的異響從體內各處傳來,那些未開啟的玄竅在熱流不斷沖擊之下,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這一次次密集的沖擊,令韓立身子不住震顫,一股股撕心裂肺的劇痛不斷襲來,讓韓立猛然醒轉過來。

    他暗呼僥幸的同時,也立刻意識到了發生在體內的變化,心中頓時又驚又喜。

    他強忍住體內痛楚,恢復了正常的盤坐姿勢,運轉天煞鎮獄功,引導體內那一股股熱流去沖擊那些玄竅。

    “砰”

    令他意外的是,原本頗為難以突破的玄竅,如今竟變得十分通暢,只是片刻工夫,一處玄竅便已然被貫通。

    “砰”“砰”“砰”

    一個接著一個玄竅豁然洞開,不過片刻,竟足足有二十幾處玄竅被打通。

    他此刻全身上下,足有兩百六十三點玄竅綻放!

    就在此刻,韓立體內那股灼熱之氣忽的一變,熱力盡退,化為一股清涼舒適之感,在他體內彌漫,讓他神魂也輕顫不已。

    一股無法言喻的酣暢之感涌上心頭,他幾乎發出了呻吟,好一會才穩住心神。

    這硫焱血云不虧被譽為玄修神物,竟真的可以令人在如此短時間內,突破如此多的玄竅!

    雖然仍有些無法置信,但事實卻是如此,不由得他不信。

    “也不知通過此物打通的玄竅,會不會有什么隱患?”韓立不禁暗自想道。

    思量間,其體表的一切異常現象也隨之消失不見,體內似乎轉眼間就恢復如常了。

    韓立不敢大意,繼續催動天煞鎮獄功,將體內鼓脹的氣血之力徹底平復,這才站了起來,朝著前方大隊人馬方向掠去。

    他雖然離開了頗久,卻一直留心暗記方向,并未迷失方位。

    此時,周圍的硫焱霧海比起之前,稀薄了不少。

    片刻之后,韓立便找到了以厄膾與六花夫人為首的隊伍,或許是故意為了等候自己這些四處尋覓血云之人,厄膾與六花夫人前行的腳步都十分緩慢。

    而除了石穿空,軒轅行,符堅及段通外,其余人已經悉數歸了。

    厄膾對于韓立的歸并沒有流露出什么表情,倒是六花夫人朝韓立這里望了一眼,但也很快過頭去。

    “厲道友,你可總算是來了,怎么這么遲?看你這樣子,實力進展不小吧!”晨陽本處于隊伍最后,看到韓立便迎了上來。

    “還行吧,有些進步。”晨陽面前,韓立也沒有否認什么。

    “那就好,不過你也不要大意,玄城的朱子元,朱子清兩兄妹據說也都得到了硫焱血云,實力大進。尤其是朱子元,他的實力本就極強,比起我們這些城主也不遜色太多,此刻又得了硫焱血云之力,形勢愈發對我們不利了。”晨陽點了點頭,改為傳音說道。

    韓立聞言,抬頭看向正緊隨在厄膾身后的朱子元,見其目光始終直視著前方,眼中透出無比的專注。

    “石道友和軒轅道友都沒有來,不會是出了什么意外吧?符堅那廝也沒有來,石道友他們不會運氣不好,碰到此人了吧?”韓立又朝著周圍望了一眼,傳音說道。

    “應該不會,他們二人最先離開,可能是去遠處探查了吧。”晨陽說道,似乎并不怎么擔心的樣子。

    韓立雖有些擔心石穿空,但沒有再多說什么。

    所幸沒過多久,隨著破空之聲響起,兩道身影一前一后的從血霧深處掠出,正是石穿空和軒轅行。

    二人看起來都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顯然都沒有收獲。

    過了片刻,符堅帶著段通也來,看二人氣色,顯然也是運氣不佳,在看向與晨陽并肩而行的韓立之時,目中隱有怒色閃過。

    韓立對此,自是視若無睹。

    至此,所有人都已經歸了隊伍,于是厄膾便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又先前走了一個多時辰,周圍的血霧越來越淡,最后終于徹底消失。

    前方景色豁然開朗,一片連綿的山脈出現在前方。

    這片山脈地勢廣大,山峰連綿起伏,一座連著一座,直到遠方視線盡頭。

    這些山峰上寸草不生,天空也不再飄散雨絲,和之前的雨林想必,似乎到了另一個世界。

    而且最為古怪的是,此處無論地面還是山石,盡皆呈現出血紅色。

    崇山峻嶺之間,更流淌著幾條血紅大河,空氣中也蕩漾著一股氣血之力,只是這股氣血之力絲毫沒有腥臭之感,反而給人一種甘甜的味道。

    厄膾沒有絲毫停頓,帶著眾人踏進了血色山脈中,翻越幾座山峰,來到一處巨大山間盆地內。

    數條血色大河在此處匯聚,而在幾條血色大河交接處,赫然聳立了一座巨大無比的血色大殿,論高度比起附近那些山峰也不遜色太多,占地面積也不小,足有百里,仿佛一頭血色巨獸匍匐在盆地之上。

    大殿外玉柱聳立,銀字瑤階,光華流彩,隱隱散發出億萬道血紅霞光,看起來壯觀無比,讓韓立等見多識廣之人也看得有些發呆。

    “好壯觀的大殿。”石穿空忍不住贊嘆。

    韓立看著血色大殿,神情間也不禁掠過一絲異樣,但立刻便恢復了正常。

    大殿入口是兩扇血色石門,此刻正緊緊關閉著,似乎已塵封不知多少歲月。

    石門上繪刻了無數血紅符文,還有各種圖案,看起來復雜無比,隱隱形成一個法陣的樣子。

    韓立仔細打量門上法陣,很快發現了一些端倪。

    這上面的法陣和星辰法陣頗有相似之處,但卻也不完全相同,似乎是星辰法陣和另一個種法陣結合之后的產物。

    石門法陣中的五個節點處,有五個黑色小孔,呈現梅花形狀,似乎是預留的。

    每個小孔旁邊都標注了兩個文字,分別是:燁剎,幽明,碧磷,驚神,英華,五個名字。

    韓立眼神閃動了一下,摸了摸身上的兩枚鑰匙。

    厄膾望著血色大殿,眼中泛起異常的炙熱光芒,呼吸也隱隱粗重了幾分。

    “城主,這大殿莫非就是你所說的禁地,那具圣骸便在其中?”孫圖上前幾步,問道。

    “不錯。”厄膾輕吐一口氣,面色恢復了平靜,說道。

    其他人聽聞這話,一陣騷動,嗡嗡議論不止。

    孫圖看著大殿,面露沉吟之色,然后忽的上前幾步,走到了大殿門前,手貼在了門上,口中念念有詞。

    一道道白色星光從其手掌上散發,其中還夾雜著絲絲血光,水波般一起一伏,似乎在感知著什么。

    厄膾看到孫圖的舉動,不以為意的灑然一笑。

    “不錯,里面確實有很濃郁的骸骨氣息。”片刻之后,孫圖收了手掌,淡淡說道。

    “孫城主,你此話何意,難道在懷疑城主欺騙我們不成?”符堅怒道。

    孫圖面無表情的瞥了符堅一眼,沒有說話。

    “孫城主從未來過此處,小心謹慎一些是理所當然。現在既已經通過秘術探查過,證明厄某并未說謊,其他人若是不放心,也盡可探施法查一番。”厄膾抬手阻止了符堅,淡淡說道。

    其他人聞言,互望一眼。

    “我們玄城之所以能屹立至今,多虧城主庇護,您的話,我們通余城和玄止城是絕對相信的,不似某些人,疑神疑鬼,簡直可笑之極。”符堅看了孫圖和晨陽一眼,冷笑的說道。

    一旁的秦源也忙出言贊同。

    晨陽眼睛微瞇了一下,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沒有說話。

    “既然沒有人要探查,那我們就不要耽誤時間,動手開啟這禁地大門吧。”厄膾掃了眾人一眼,大手一揮,擲地有聲的說道。

    符堅等人紛紛點頭。

    “慢!”

    就在此時,孫圖再次出聲。

    “孫圖,休想放肆!你乃是玄城下屬的一個城主,別忘了自己的身份!”符堅怒道。

    “符城主何必如此生氣,孫某只是有些事情不明,想向城主請教。”孫圖淡笑一聲,說道。

    “孫城主請說。”厄膾脾氣極好,一點也沒有生氣,含笑說道。

    “厄城主先前說過,要開啟這禁地大門,需要五把鑰匙,我們現在只有厲道友手中那一把,要如何打開這大門?莫非其他四把鑰匙都在城主身上?”孫圖目光閃動的說道。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