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武俠世界俠客行》

第八百一十八章交換

    李俠客自從進入中京城之后,第一個接觸的大人物就是當朝太師任道遠,當時任道遠鞭打魚藍仙姑,摧毀魚藍仙姑廟的大威嚴行為,令他印象極為深刻,也因此對任道遠的身份來歷上了心。



    他知道任道遠是儒門門主,三朝老臣,當今大周朝的太師,總理陰陽,掌控乾坤,堪稱是四大宗門中最為了不起高手之一。



    任道遠從成為儒門門主,到如今的三朝老臣,已經跨過了三四百年的歲月了,此人天資絕頂,經史子集諸般典籍無一不通,無一不精,在修行路上更是驚才絕艷,修行百年,便已經成就大宗師,之后繼續勇猛精進,進入朝綱做事,平定天下,做出了潑天的功勞,最后方才接管儒門,成為一門宗主,當朝太師。



    任道遠從出生到現在,滿打滿算,其實也就三百多歲,連四百歲都不到,這年歲在普通人看來,那是想象不到的長壽,可是對于擁有無盡壽元的大宗師來說,卻是算不得什么。



    但就這么“短短”幾百年的修行時間,任道遠卻已經成了當世最強的高手之一。



    昔日虞淵族的二首領紅日道人,自從人類剛剛開化的蒙昧時期就出現在了大地之上,之后還跟誰道祖學過法,有著幾十萬年的修行經驗,按道理來講,那應該是位列天下頂尖兒高手之列,人族的任道遠從那方面來說,都不會是紅日道人的對手。



    可是事實卻令人難以置信,任道遠在與紅日道人的沖突之中,只是隔空一尺,便將紅日道人的真氣打散,這才使得紅日道人受傷逃命,任道遠也就憑借這一戰,奠定了他人生作戰的巔峰。



    在了解任道遠的生平之后,李俠客大為欽佩,在得到任道遠傳法之后,對儒門修行之道極為看重,畢竟任道遠示范在前,只是一紙手書,就能把千年修行的魚藍仙姑給拘到凡塵鞭打,這種手段看的李俠客熱血沸騰,因此內心里已經將任道遠作為了自己的修行目標。



    他在聊齋世界內煉寶千年,一直不曾荒廢了修行,一身修為反而因為煉寶不斷催動法力神通,而不斷提升。



    可是現在,任道遠手中輕輕松松拿在手中的一冊獸皮書,李俠客卻是根本就托不起來,甚至差點被這本書冊給壓成重傷,其中差距當真是不可以道理計。



    可明明李俠客已經修行了千年之久,而任道遠卻只有幾百年的時光,大家都是人,李俠客卻差了他這么多!



    “當初天劍袁飛袁三哥還說我是修煉奇才,嘿嘿,跟任太師相比,我算什么奇才?蠢材還差不多!”



    這個念頭在李俠客心中一閃而過,旋即消失,他看向任道遠手中的書冊,道:“太師,這書中封印的人物,除了我二叔之外,其余的都是什么人?”



    任道遠嘆道:“這書中之人,都犯下滔天罪孽之輩,可是又不能動手殺他們,也不好打他們,打不得,殺不得,罵不得,因此只能選擇關押封印了,能被封印到這本書中的人,每一個都是不遜色于紅日道兄的高手。俠客,你修為不到,因此無法拿得動這本書。”



    他說到這里,將手中書冊猛然一晃,一道紅色人影登時從書中摔了出來,撞在了旁邊的大樹軀干之上,發出轟然巨響。



    這紅色身影便是紅日道人,他被困書中之后,雖然身子不能動彈,但是五感六識仍在,李俠客與任道遠的對話他都聽在了耳中,此時被任道遠放出來之后,站在原地臉色陰晴不定,片刻之后方才哼道:“任道遠!這次是你贏了!等我一步步找回屬于我的記憶之后,我會讓你知道我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悍!”



    任道遠淡淡道:“按道理來說,我在你面前只是一個小輩,但是道兄,修行不在年長,你即便是恢復原本的記憶,只要修行不上正途,那也未必能勝得過我!”



    紅日道人不再多說,他知道今日敗在任道遠手中,每多說一句話,就多丟一份人,當下嘿嘿冷笑,道:”隨我來!我送你出去!”



    李俠客既然已經答應了任道遠,要放他回去,紅日道人自然不會讓李俠客難做,當下帶著任道遠來到身邊大樹之下,手掌揮動,在大樹根部畫了一道門戶,道:“這株大樹非同小可,本來傳送法陣消耗的能量極大,尤其是傳送絕頂高手時,消耗的能量更大。可是這株大樹本體卻是有著近乎無窮盡的能量,在它的根部刻畫傳送法陣,根本就沒有能量缺乏之虞。”



    他將法陣刻畫好之后,對任道遠道:“這法陣是我刻畫的,你若是不怕我做手腳把你傳送到無盡虛空之中的話,那就請上路吧!”



    任道遠哈哈一笑,負手前行,長在了傳送陣的陣眼之上,道:“紅日道兄若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怕是你的侄兒不會愿意啊!”



    紅日道人看了旁觀的李俠客一眼,長嘆一聲,道:“我這孩兒,受你們人族荼毒已深,就只知道什么忠孝仁義,卻不知道弱肉強食!對滅掉自己種族的人族竟然還有維護之心,嘿嘿,這如何對得起歷代祖先!”



    他在長嘆息中,手掌揮動,任道遠腳下的傳送法陣陡然發出蒙蒙綠光,片刻之后,綠光爆散開來,任道遠已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走吧,咱們繼續趕路,不遠處就是咱們族人的祖庭了!”



    紅日道人臉上露出極大的挫敗神情:“這任道遠先前竟然還留了一份力,如今還是比我高明了幾分,當真了得!”



    他夸贊了任道遠幾句之后,臉上神情慢慢恢復過來,變得斗志昂揚,對李俠客道:“孩兒,我的記憶只是找到了一部分,實力便提升了不少,若是全部找到的話,別說任道遠,便是無上大宗師,我也未必便輸給他們!”



    他似乎對自己很有信心:“我既然能度過宇宙生滅之劫,以前必定是一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只是失去了記憶,消磨了力量,才會如此弱小。若是找回原本的記憶,管教他任道遠成為手下敗將!”



    他領著李俠客再次走到之前的黃金山的山谷之內,順著山谷前行了幾十里地,便看到了一座極其雄偉的建筑矗立在不遠處,這建筑群落通體火紅,并無二色,在金色山谷里,如同火焰一般在靜靜燃燒。



    “這便是我們的祖庭!”



    紅日道人手指前方的火紅色的宮殿,對李俠客道:“孩兒,你這次祭拜祖先之后,便成了真正的虞淵族人,日后可不要做出對不住族人的事情來!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