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重生浪潮之巔》

第六零四章賊心不死?

    方辰豈會不知道李家杰心里打的那點小算盤,冷哼了一聲,“你這么喜歡跪著?”



    見方辰面有慍色,李家杰訕訕的笑了兩聲,立刻就麻溜的爬了起來,生怕再惹方辰生氣。



    方辰再次確定這李家杰就是個抖M,要不然怎么會這么喜歡敬酒不吃吃罰酒。



    如今要不已經是現代社會,以及他怕這事傳出去,有損他方辰的名聲,李家杰愛跪多久就跪多久,跪到地老天荒他都不管。



    “今天你鬧這么一出,我也不跟你計較,懶得再找你什么麻煩,只說咱倆無緣。房地產公司和認購證的事情,跟你就再也沒有關系,從今以后,你走你的陽光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咱們從此再無搭個。”方辰隨意的說道。



    聽了這話,李家杰臉上又喜又悲,甚至五味雜陳,全不是滋味。



    他喜的是,自己這一招負荊請罪的確是奏效了,方辰果真放他一馬,悲的是,這眼見要到手的鴨子卻也飛了。



    柳元俊等人的臉上則浮現出了一絲喜色,少李家杰這么一個人,就意味著他們每個人能多分一份錢,不說多,一個人多分三五百萬還是有的。



    說個不好聽的,他們巴不得除了他們自己以外,其他人全部被方辰踢走。



    柳元俊心中還有些自鳴得意,覺得自己攛掇著李家杰當這個出頭鳥,著實是一石二鳥的好計謀。



    李家杰如果說動了方辰,他自然能跟著吃一杯羹,李家杰惹惱了方辰,他也能多吃一杯羹,只不過這杯羹原本應該是李家杰的而已。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這樣做,你對我有怨言嗎?”方辰目不轉睛的盯著李家杰。



    李家杰瞬間打了個哆嗦,被方辰這話給嚇到了。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一千個,一萬個沒有。”李家杰趕緊說道,甚至有點些嚇的差點再給方辰跪那。



    知道方辰的背景,權勢之后,他那還敢有什么怨言,他現在對方辰就一個感覺,怕的要死,怕惹方辰不高興,怕方辰不放過他,然后他親爹再把他送進監獄里去。



    他這次負荊請罪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不是怕方辰怕到了骨子里,他何必來這么一出大戲。



    而且,他現在已經完全理解方辰為什么會對他那么的不屑一顧,為什么出手會這么狠。



    說真的,如果他是方辰,或者說他現在能有方辰一半的權勢,也不會容忍一個像他這樣的人,騎在自己的頭上屙屎撒尿。



    甚至他的手段會比方辰更狠!



    見李家杰說話的語氣和神態不似作偽,方辰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如果李家杰對他心中還有怨言,那就不好意思了,李家杰的歸屬只能是監獄。



    畢竟李家杰也不是什么,無足輕重的阿貓阿狗,是燕京城里赫赫有名的官宦子弟,他不得不防。



    一旦出事就是驚天動地,連他都擔待不起,或者說不愿擔待的大事。



    活了兩輩子不說,而且還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方辰對自己看人的眼光還是比較有信心的,除非李家杰是奧斯卡影帝級別的演技,要不然絕對沒有瞞過他的可能。



    不過好像這點事,似乎不至于把李家杰送進監獄,但這點不重要,一點的都不重要。



    他相信不用自己開口,柳元俊他們就會幫他收集一堆李家杰的罪證,足夠份量的罪證,尤其是王旭他們幾個,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他似乎也沒有什么必要帶著他們幾個掙錢。



    想到這,方辰瞥了王旭一眼,只見王旭一幅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如老僧入定,對世間萬物從不關心的模樣,不由嘴角微翹。



    從現在王旭的身上,恐怕看不出一點,其之前和李家杰的關系好到,快穿同一條褲子了。



    方辰不由感嘆,王旭是個伶俐人,他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選擇,只是顯得稍微有些不夠道義而已。



    說實話,他并沒有覺得王旭會因為李家杰,而對他暗懷恨意。



    這年頭,誰跟錢也沒仇,而且根據他的觀察,王旭和李家杰的關系,還沒好到能兩肋插刀的地步。



    甚至他還相信,王旭他們幾個人會對他所交代的任務,更加用心,完成的更好。



    因為他們需要用額外的付出甚至說是忠誠,來展現他們跟李家杰不是一路人,讓他方辰知道,他們不會因為李家杰的事情,而心生怨恨。



    這也就是老一輩人,為什么常說二鬼子比鬼子還兇狠的原因,如果他不拼命跟原來的國家,民族,家族,親人做出決然的割裂,甚至反過來,為虎作倀,他如何讓鬼子相信他的忠誠。



    想到這,方辰的表情突然有些怪異,他這么想,似乎把自己比作了鬼子……



    呸!呸!呸!



    心底趕緊呸了幾下,王旭他們這叫做棄暗投明才對。



    “那你現在心里有什么?照實的說。”方辰緩緩問道。



    李家杰想了一下,瞬間感覺一陣心酸,眼淚都差點掉下來,“我現在心里感覺委屈。”



    他的確委屈,如果不是柳元俊攛掇他,他也不會當這個出頭鳥,也更不會落到現在這個下場。



    然而他真正覺得委屈的,還是因為方辰。



    他談方辰股份的事情,攏共就談了三句話吧。



    雖說讓方辰把小霸王的股份打五折稍微過分了一點,但正所謂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出去買件衣服,還能砍砍價那,憑什么方辰這就不行。



    嫌棄他出的價低,方辰把價格開上去就是了,為什么非要這么大動干戈,直接給他親爹打電話。



    再說了,他說的也有道理啊,他們背后的資源和能量也應該算錢的。



    委屈?



    方辰楞了一下,他著實沒想到從李家杰的嘴里蹦出來了這兩個字。



    看著李家杰如同怨婦一般,幽怨的神情,再配上李家杰現在這幅狼狽不堪的鬼樣子,方辰嘴角一撇,這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李家杰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了。



    不過,他仔細一想,李家杰似乎是有些委屈。



    李家杰說的那三句話,的確還沒到他需要大發雷霆的程度,尤其是那時候,柳元俊已經出口罵了李家杰。



    李家杰只要不是腦子比豬還笨,就肯定能察覺出不對勁的地方來,說不定直接就反過來道歉認錯了。



    他如果手稍微松一點,把李家杰當個屁給放了,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這應該是大部分人的選擇。



    可沒辦法,誰讓他早早就看李家杰不順眼,正瞅著沒機會把李家杰給踢走。



    結果可好,李家杰給他來了這么一出戲,簡直就是瞌睡送了個枕頭,他直接借題發揮,鬧到這個地步了。



    “行了,也別在這哭天抹淚了,不管你有什么天大的委屈,從現在起,咱們恩怨全消,就當誰都不認識誰,誰也沒見過誰。”方辰擺了擺手,跟趕蒼蠅一樣。



    可誰知道,李家杰到反而站著不動了,猶豫了幾秒鐘,哀求道:“方總,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這一次,我向您保證,從今以后,您說什么,我就是什么,您說讓我往東,我絕不敢往西,您說我偷雞,我絕不敢摸狗。”



    他舍不得,他真舍不得,既舍不得房地產公司和認購證所帶來的巨大利益,更舍不得方辰這樣的金大腿。



    畢竟,方辰是比他老爹還要厲害三分的人物,有方辰做靠山,再加上從此以后,他也算跟柳元俊,鐵陽炎這些人一個飯鍋里攪飯吃的。



    整個燕京,他不說橫著走吧,但也差不多了。



    說完,李家杰看了好幾眼王旭他們,希望王旭他們也能幫他給方辰求求情。



    可誰知道,不論他怎么跟王旭三個使眼色,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三人完全一幅不為所動的模樣。



    王旭心中冷笑,李家杰這個傻子,到現在還不明白,方辰這是擺明了要攆他走的!



    就算是他肯幫忙求情,也于事無補。



    而且,他們的關系本來就不算怎么密切,或者說沒有表面上看的這么密切,其實就是一個利益關系,所以他怎么可能開口。



    萬一得罪了方辰,方辰也把他攆走怎么辦。



    他可是清楚,柳元俊他們幾個人可是巴不得他也被方辰攆滾蛋的。



    李家杰的嘴角抹過一絲苦澀,好一個大難臨頭各自飛。



    聽了這話,方辰嘴角輕笑,一臉玩味的打量著李家杰,他真沒想到李家杰到現在都還以為他能原諒了他。



    這算什么?



    迷途知返還是賊心不死?



    “該說的話我都說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方辰搖了搖頭。



    他自覺,他不去找李家杰的麻煩,已經算是大人有大量了,再帶著李家杰發財,他自問心沒那么大。



    他比不得諸葛孔明,玩不了什么七擒七縱,徹底掌握人心的把戲。



    像李家杰這樣,打過他注意的人,他只能說從此敬而遠之。



    想到這,一個念頭突然落到了方辰的腦海,他整個人徑直變得了無生趣,索然無味起來。



    他忽然覺得自己是個懦夫。

下载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