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帶著全戰到異界》

第三百三十一章米蓋爾決戰——羅馬騎兵的覆滅

    “沖鋒!為了王國,殺光羅馬騎兵!”



    “沖鋒!”



    迎著東邊初升的太陽,布里克王國的兩千余騎兵向羅馬軍團右翼的軍團騎兵發起沖鋒,數千騎兵同時奔跑使得大地都為此顫抖。



    “將軍,我們該怎么辦?”看著那朝自己沖過來的布里克騎兵,羅馬軍團騎兵中的一個騎兵神色慌張的看向指揮官阿克琉斯,后者面色陰沉,眉頭緊蹙,右手緊緊握住腰間的佩劍,“準備迎戰,不能讓羅馬騎兵的榮譽在我們手中遭到玷污!”



    話音剛落,阿克琉斯猛地拔出腰間的佩劍,指向不斷奔跑中的敵人,發出高聲怒吼:“羅馬人,進攻!”



    “進攻!”



    伴隨阿克琉斯的怒吼,六百軍團騎兵催動戰馬,義無反顧的向數倍于己的布里克騎兵發起沖鋒,這六百名騎兵雖然人數不及對方,但所擁有的勇氣與意志遠遠高于敵人,戰斗的經驗也勝過敵人!



    “沖鋒!”



    雙方騎兵開始進入沖鋒狀態,部分裝備標槍的布里克騎兵開始向羅馬人投擲標槍,那星星落落的標槍劃過半空,極少數標槍才能命中目標,那些被射中的倒霉的羅馬騎兵慘叫一聲后捂著傷口從高速移動的馬背上跌落下來,重重摔在地上,而后被后面跟上的袍澤的戰馬踏成肉泥,成為一灘鋼鐵與血肉混合在一起的不明物體。



    緊接著,最前排的雙方騎兵平舉騎槍,以最快的速度迎面撞上了對方的騎兵!



    下一刻,無數的騎槍與長矛在猛烈的沖撞中被折斷,被長矛刺穿的騎士們在慘叫中跌落戰馬,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人數遠遠超過羅馬人的布里克騎兵很快就包圍了羅馬騎兵,他們挺起騎槍或長矛刺向軍團騎兵,卻被對方用騎兵圓盾格擋開,緊接著,羅馬人的騎槍便刺入他們大開的中門,尖銳的槍頭破開騎兵身著的盔甲,而后整個沒入體內,被騎槍貫穿身體的布里克人慘叫一聲便墜馬而亡。



    “沖!沖出去!離開布里克人的包圍圈!”



    混戰中,羅馬騎兵指揮官阿克琉斯揮舞著他的佩劍,高聲吶喊道,他的身邊已經躺下了好幾具布里克人的尸體,作為代價,他的盔甲上也多出了幾個缺口,雖然沒有造成傷口,但還是給他造成了傷害。



    由于戰場的嘈雜,阿克琉斯的命令只能輻射到附近的軍團騎兵,這些失去陣型的騎兵遵從軍令向最近的隊友靠近,很快就集中在騎兵指揮官的周圍,用長矛與騎槍與最近的敵人交戰。



    被騎兵們團團包圍的阿克琉斯隨即觀察起了周邊的形勢,他的六百騎兵已經被敵人給沖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各自為戰,而敵人的數量似乎并沒有減少,哪怕是經過慘烈的沖鋒和之后的短兵相接,他們仍然能夠保持人數優勢將羅馬人團團包圍。



    環顧四周,阿克琉斯很快就發現了布里克軍的薄弱處,那是朝向布里克軍步兵的地方,或許是因為覺得羅馬人不會向那個方向突圍找步兵的麻煩,布里克人就沒有在那個方向更多的部署,這也給了阿克琉斯可乘之機。



    “羅馬人,隨我沖鋒!”



    “為了羅馬!”



    幾乎是在轉瞬之間,羅馬人就發瘋似的在指揮官的帶領下向布里克軍包圍圈的薄弱點發起沖鋒,他們組成的錐形陣輕松撕裂布里克騎兵的包圍,擊潰沿途意圖阻擋的敵人,其領軍者阿克琉斯甚至還親手斬殺了兩個米蓋爾城來的軍官及數名騎兵。



    阿克琉斯突圍的聲勢也驚動了其他還在包圍圈里的羅馬騎兵,他們隨即不再戀戰,結束了與布里克人的纏斗一齊向指揮官所在的方向沖去。布里克騎兵很快察覺到羅馬人的意圖,便蜂蛹而上阻止羅馬人的行動,那些人數較少的羅馬騎兵便被敵人的人海戰術所淹沒,即便他們是拼勁全力的浴血廝殺,但終究還是只能含恨而死,倒在被鮮血浸得泥濘的土地上,只留下無主的戰馬孤零零的站在一旁用頭拱著自己的主人,想要對方重新爬起來騎在自己的馬背上繼續與敵人廝殺。



    看著那些被淹沒在布里克騎兵內的部下,阿克琉斯簡直心疼的心都要碎了,他麾下的軍團騎兵那個不是跟著他南征北戰數十年的,經驗豐富的哪怕是放在普通的軍團里都能被聘為百夫長。



    “不行,我不能拋棄我的部下!”阿克琉斯一咬牙,不顧即將突破的防線,勒轉馬頭,舉起佩劍高聲喝道:“殺!隨我殺回去,拯救我們的戰友!”



    “呼!”



    麾下騎兵齊聲應諾,一同勒轉戰馬向來時的方向折殺回去,那些攔截羅馬人的布里克騎兵一下子猝不及防,一個照面就被斬殺數十人,只能不甘的放棄攔截,與其他人加快進攻力度。



    之后,羅馬人就感受到了防御壓力的增大,而敵人也開始改變戰術,從純粹的包圍殲滅變成了撤出一段距離后便再次挺起騎槍向羅馬人發動沖鋒!



    如果愷撒在這里的話,一定能一眼認出來這是什么戰術,這分明是全戰玩家最常用的把騎兵拉出戰團后再次對敵人進行第二次沖鋒,而后再拉出來再沖鋒,以騎兵沖鋒的高殺傷來對付敵人!



    很不幸的是,這個戰術居然被運用在了他的軍團的身上!



    “該死!”



    布里克人的沖鋒戰術無疑是撕開了羅馬騎兵的陣型,直接將好不容易整合起來的羅馬人再一次分割包圍。而阿克琉斯也被敵人團團包圍,他身邊的衛兵不是被沖散就是戰死,放眼望去周圍十米內居然只有他一個羅馬人!



    “羅馬人,去死吧!”



    怒罵著將長矛刺向阿克琉斯,但隨后攻擊居然被對方格擋,年輕的布里克騎兵發出憤怒的辱罵,他身邊的戰友也一起向孤立無援的羅馬軍官發起進攻,但都被戰斗經驗豐富的他一一化解。



    但是,阿克琉斯終究只是一個人,在用佩劍刺進一個敵人的心臟后,他的后背就被敵人的長矛狠狠的刺穿,保佑他許多次的鎖子甲這次沒能再替他擋住敵人的攻擊。



    “啊——”



    后背劇烈的疼痛讓阿克琉斯忍不住發出慘叫,但下一刻,周圍的布里克人同時抓住機會向他刺出手中的長矛,數只長矛隨即貫穿他的軀體,將這名英勇的羅馬人軍官整個人從馬背上架了起來。



    腥紅的鮮血從長矛刺入的傷口噴涌而出,體內的生機似乎也隨著鮮血一同流出體內,阿克琉斯不甘的想要舉起佩劍,但四肢的無力讓他連繼續握著劍柄都無法做到。



    “我,我要死了么……”



    “普魯托啊……我要來侍奉您了……”

下载牛牛游戏